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金鹿角 | 18th Sep 2017 | 橫空潑墨 | (37 Reads)

這是一篇兩年前的舊作,今日偶爾聽人提及廉價航空,於是在就電腦裡尋回此作。似乎還是能很生動地再現第一次乘廉價航空的窘況。

廉價航空艷遇記

2015年4月 

廉價航空登場也有十幾年了,今天才第一次乘搭,從上海虹橋機場飛往深圳的春秋航空的班機。票價人民幣648元。折合港幣800元。

零字的價值

於上海浦東新機場而言,虹橋機場距離市區近一半有多,熟悉上海的人,比較喜歡在虹橋起飛。

登記櫃檯前不時傳來乘客與櫃檯小姐爭吵的聲音。輪到我了。

證件。我遞上回鄉證。

名字不對。櫃檯小姐頭也不抬

啊!我驚叫。

你訂票時寫繁體字,回鄉證上是簡體字。

怎麼辦?小姐努努嘴對面櫃檯更改。拖著行李,拿著寫錯名字的機票, 50米開外的大堂有三四個相連的櫃檯,正在做著各種修正的服務。繁體改簡體幸好不收費。服務員用圓珠筆寫上我簡體名字蓋上章後,旋即說,你回鄉證號碼不對哦!

?!

證件上是0017xxx。機票上少寫前面兩個00。直接寫17開頭。我看了一眼,果然

你可以不改,但是安全檢查時可能不讓你過去你還得出來修改,重新排隊。

 修改多少錢?我第一次明顯地感覺到是有價值。

20元。無奈,付出第一筆額外收費。 

一公斤20

終於,到我把行李箱放上磅重的傳輸帶。數字閃閃顯示17.5公斤,我舒口氣。今早裝好行李箱,發現還有比較多空位,特地到附近菜場買了幾斤薺菜,春筍之類上海特有的蔬菜。喜滋滋地以為,可以帶回香港和家人分享。

行李超重,請付210元行李托運費。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8th Aug 2017 | 橫空潑墨 | (24 Reads)

眼施大哥去世已經年餘。近日施大哥的太太包明廉大姐托我妹妹麗星帶來口訊:去年我寫的這篇悼文她感覺情深意長,已經收進施大哥的紀念文集中。

於是我重新找出我的文章,現在發在新浪外婆橋上,聊作對施大哥的慰思。

Picture 

施宣圓大哥突然去世,聞訊愕然!與施大哥相識在四十多年前,那是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景況。雖少憶述,卻從未忘記。

施宣園是我父親劉火子在上海《文匯報》的同事。1965年,他復旦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到《文匯報》工作,父親是報社副總編輯,他是新入職的員工。如果不是一年後的“文化大革命”,他倆交集之處大概不會太多,更不可能認識我這個小一輩。

 

初識在鹽場

        “文化大革命爆發,文匯報社首當其衝。父親被戴上反動文人帽子,發配到印刷車間幹苦力,後又劃分到大班子,到奉賢新聞出版五七幹校勞動。工作才兩年的施宣圓,也發配到五七幹校 

DSCN4274.JPG

201671日施宣圓、包明廉夫婦(前排中,後排右)

與本文作者劉麗北(後排中)姐弟的合影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1st Jul 2017 | 生活點滴 | (30 Reads)

同儕關顧活動乒乓毬

清晨,夢醒時分,窗外雨水拍打在玻璃上嘩嘩作響,暴雨如注。此刻,手機“叮咚”一聲——果然,又是mark哥(梁錫發),在風雨交加的黃雨天時,他又一次一大早起身,頂著暴雨雨排隊在前三名,為大家成功預訂了10天後的乒乓球台,並立即將此消息用Whats App傳送給乒乓球組同儕。歷經酷暑嚴寒,風雨無阻,他默默堅持了一年多這份無私的愛心工作。 

201610月,律敦治醫院健糖會的委員Irene(何慕貞)邀請我:來加入我們朋儕關顧的乒乓小組吧!打乒乓球?我自小抗拒任何運動。何況打乒乓球,除了技術之外,還要有點天賦,例如反應靈敏,步伐矯健。我能行嗎?何小姐是個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熱衷公益,關心他人的人,和她做了七八年朋友,我十分信任她,既然她鼓勵我參加打乒乓球,那我就試一下。 

這個乒乓球組是醫管局東聯網糖尿患者朋儕關顧計劃的一個內容,由幾位血糖指標控制得較好的病人,擔任組長,每人定向關顧幾位控糖不理想的組員,成為一個相互關心和幫助的支援小組,打乒乓球就是他們自發組織的“病人自強”活動內容。於是,從去年十月底,我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的乒乓球奇妙之旅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30th Apr 2017 | 不是游客 | (47 Reads)

Picture

 蛟龍AG600水陸兩棲大型飛機模型——世界首創,珠海生產,2017年6月投產。 

近在一衣帶水的珠海,竟有一個國家級的通用飛機製造廠,全世界最大的水陸兩棲飛機在這裡研製成功,六月裡飛上藍天。

什麽是通用飛機?網上資料稱:除了從事定期客運、貨運等公共航空運輸飛機之外的其他民用航空活動的所有飛機的總稱。(軍用飛機是單獨另一類?)  世界最大的水陸兩棲飛機AG600

工農林漁礦業、建築業的作業飛行和醫療衛生、搶險救災、氣象探測、海洋監測、科學試驗、遙感測繪、教育訓練、文化體育、旅遊觀光等方面,用於這些活動的飛機統稱為通用飛機。

                珠海飛機製造廠實地見到多款通用飛機,外殼大部分是整版壓制拼接的,外觀幾乎沒有釘鉚的痕跡,就像玩積木似的按圖拼合就製造完成。導賞員說,最便宜的2人座小飛機售價400萬元人民幣——哇塞!比香港一層樓價位還低。去年剛推出市場,已經接到六百多份訂單。聽說最好賣的是七人引擎機,售價200萬美金,,速度快,航程長……訪者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回家把房子賣了,買架飛機玩玩。 

Picture 

200萬美金的七人飛機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5th Apr 2017 | 生活點滴 | (89 Reads)
都說香港是個美食之都,卻沒啥新意食材和烹調方式。人們追尋的往往是傳統的雲吞面、雞蛋仔、絲襪奶茶,比較誰家的出品更有爺爺奶奶味道。宴席千人一面,離不開燒味拼盤、炸丸子、xx羹、蒸魚、全雞,美點雙輝......在香港吃了數以千計的宴席,都是大同小異的套路。Picture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18th Apr 2017 | 生活點滴 | (26 Reads)

孫子出世五個月了,他是我婆家的長子長孫長曾孫。好久沒有BB面世,家裏人自然是歡喜異常。自此榮陞奶奶級別的我,開始每天兩點一線,奔波在巴士上,買菜做飯,重操煮婦凑仔婆的舊業——唯不同者,三四十年過去,經驗和手勢老道許多,精力卻不如前了。

日復一日,如是就過去了150天。

上午處理一些必須做的事,還有兩三家公司的事務要看顧,醫院的義工也不想放棄。好在都有自主安排工作時間的自由。但又出現一個新情況:東聯網醫院的護士希望病人多運動,因而組織病人學習打乒乓球。早是醫院的老病號。原本笨手笨腳,沒啥信心和毅力的我,看到別的病友早上六點為大家排隊訂枱,又不嫌棄我不會打,肯教肯陪練。鼓起勇氣參加。好不容易堅持了幾個月,不想放棄。於是,每周兩次,打完乒乓,急忙坐巴士趕去湊孫。 

言歸正傳。話說那天打乒乓,四點半,湊孫時刻到!得去替換從早上6點去照顧孩子的外婆。 我急急提前離開運動場,趕去新鴻基樓下乘2X 巴士。車站上靜靜地等候著五六個年輕人,我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們是在等候2X。這是一班間隔15分鐘才有一趟的巴士。三四個月乘車經驗,發現它雖然間隔時間很長,但基本上還是準時的。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19th Mar 2017 | 其他內容 | (45 Reads)

Picture糖尿病是常見的長期病患,在香港每10人就有一位糖尿病患者。大部分病患者對於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腳部潰瘍比較了解。

最近,又有研究認為,糖尿病會破壞血管彈性,刺激脂肪積聚,血脂斑塊沉澱於冠狀動脈處,令動脈硬化及增厚,血管變窄……逐漸導致心臟衰竭和心臟猝死,俗稱糖尿心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剛剛發表最新研究,回顧2005-2012年共有16454宗心臟衰竭而住院的個案,其中約七成心臟衰竭患者同時患有高血壓,亦發現約有36%的心臟衰竭者同時患有糖尿病,而且其死亡率比一般心臟病患者超過一倍。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6th Jan 2017 | 時事縱橫 | (71 Reads)

極少在自己的博客寫牽涉到政治的內容,宣布參選的前任財爺在宣布參選時有一句答記者的問話,卻勾起很多年前剛參加工作時,師傅教落的一個“做工訣竅”。觀看不少媒體點評,似乎都沒有特別留意,猶豫數日,還是把自己的心得寫下來。

記者問,“當了財爺這麼多年,你有什麼特別的功績?”“我習慣做好幾套方案,不要等出了事才去處理。”---都是記取大意,大致意思差不多。

三十多年前,剛參加工作。在銀行一個專門管理中央財政撥款的部門。中央財政給個中央級的大工程的撥款,年初就一次性劃到銀行,我們銀行的職責是根據工程進度逐步發放中央撥款。此間還有一項監管任務,看工程項目是否超標,有否亂用撥款。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10th Nov 2016 | 飲飲食食 | (119 Reads)


古裝電視劇裡常有朝廷將犯錯官員“發配嶺南”的情節這種貶官文化是真的嗎?

↑五花茶中一味雞蛋花

自古瘴氣肆虐的嶺南地區 

嶺南是是指中國江南最大的橫向構造帶山脈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大庾嶺五座山嶺之南。大體分佈在廣西東部至廣東東部和湖南江西五省區交界處。

《晉書·地理志》將秦代所立的南海、桂林、象郡稱為「嶺南三郡」,範圍包括了今廣東廣西海南的大部分和越南北部(宋代以後分離出去)。因此今天人們通常認為,嶺南是北起五嶺,南臨南海,西連雲貴,東接福建的大片區域。氣候、風土與中原迥異。

Picture氣候悶熱,植被茂盛,腐爛的動植物生成毒氣,蒸騰彌漫。傳說鳥兒在半空飛過都會中毒掉下來——這就是古人談之色變的“瘴氣”。自秦末漢初嶺南就成為中原朝廷發配罪犯的地方,唐宋時期,嶺南更一躍成為最重要的流放地。

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時任朝廷監察史,兩次貶官到廣東。第一次是報告皇帝關中旱災實況的《論天旱人饑狀》奏章,被人誣陷危言聳聽,貶到廣東連州當縣令一年後獲得赦免。

第二次,元和十四年(819年)上書皇帝,反對朝廷尊佛抑儒迎佛骨入宫供奉。韓愈說,歷代信佛的皇帝都短命。皇帝大怒,“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將韓愈發配到潮州。韓愈的侄孫韓湘子在風雪交加的惡劣天氣下,趕到途中藍關今陝西省為韓愈送行。韓愈懷著悲涼的心情寫下了詩句:“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把瘴氣渾濁的嶺南視為必死之,可見瘴氣多麼得人驚!

Picture 

香港街市(菜肉市場)專售生草藥的攤檔,也兼賣些普通蔬果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nd Oct 2016 | 生活點滴 | (69 Reads)

Picture

1998年春節,金端苓的四個子女攜家屬探訪1156弄10號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上海虹口區曾經住過很多文化名人。1945年到1948年金仲華曾經住在溧陽路115610號。金仲華,國際問題專家,也是著名的新聞工作者和社會活動家。他是我的舅舅。當年,他和我媽媽金端苓,我外婆皇甫蓮清住在這裡。 

上海近年冒出來很多懷舊文章,描述幾十年前一條條馬路的環境和故事,讀來,既親切,也傷感。前陣,讀到一篇網上文章《靜靜的溧陽路》,久遠的童年往事又顯現在眼前。 

故居 

1998年春節,媽媽離世半年多。我們姐弟四個,各自帶上另一半和子女們,去溧陽路尋訪父母住過的舊居。當我們這輩人中年齡最小的弟媳見到115610號,外牆陳舊,門窗漏風,地板發出咯吱咯吱聲音,殘破到不可想像的時,吃驚地說,這就是姐姐嘴裡的老房子?和想像中的距離也太遠啦!是的,它和五十年前我生活過的10號太不一樣了。時光抹去了它昔日的光芒。 

溧陽路1156弄是一條風格特別的弄堂。這弄堂大約有十幾二十棟獨立花園洋房,兩層樓加斜屋頂的假三層,屋前有一個不大的花園。後門有一個帶口水井的院子。弄堂寬敞得像一條馬路,可以並排開過三四輛小車。對面的房子外貌幾乎一樣,但已經不是1156弄了。抗戰時期,或者戰前開始,這裡已是日本僑民住宅小區。 

花園不大,大門通往房子的青磚小徑兩旁,種上了開白花的綠草。前些日子在花展看到這種有點像小蔥的草,開著潔白的花,令我激動不已。外牆用細竹架搭了菱形的花架,一溜月季花爬了半牆高,永遠此起彼伏地開著白色、粉紅色、淺黃色花,飄著甜甜的好聞的香氣。花園中間有幾圈花圃,種著白紫雙色的人面花,這種像蝴蝶的花朵,是妹妹麗朝的最愛。年幼的她步履蹣跚地走去看花,一邊還用稚嫩的聲音嚷著:“蝴蝶呀!蝴蝶呀!”花園後面連接著一個小院,有一個葡萄架,葡萄永遠是青澀的小果果,好似從來也沒成熟過。架子下有口水井。夏天真的可以用井水浸冷西瓜。雖沒有“三味書屋”那種情調,實也不遠了。

Picture 

1955年劉火子(後)與山東師範大學的校長葉錦田(右一)趙覺(左一)夫婦在10號花園合影。(右二為本文作者 ,右三妹妹麗朝)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