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金鹿角 | 10th Nov 2016 | 飲飲食食 | (30 Reads)


古裝電視劇裡常有朝廷將犯錯官員“發配嶺南”的情節這種貶官文化是真的嗎?

↑五花茶中一味雞蛋花

自古瘴氣肆虐的嶺南地區 

嶺南是是指中國江南最大的橫向構造帶山脈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大庾嶺五座山嶺之南。大體分佈在廣西東部至廣東東部和湖南江西五省區交界處。

《晉書·地理志》將秦代所立的南海、桂林、象郡稱為「嶺南三郡」,範圍包括了今廣東廣西海南的大部分和越南北部(宋代以後分離出去)。因此今天人們通常認為,嶺南是北起五嶺,南臨南海,西連雲貴,東接福建的大片區域。氣候、風土與中原迥異。

Picture氣候悶熱,植被茂盛,腐爛的動植物生成毒氣,蒸騰彌漫。傳說鳥兒在半空飛過都會中毒掉下來——這就是古人談之色變的“瘴氣”。自秦末漢初嶺南就成為中原朝廷發配罪犯的地方,唐宋時期,嶺南更一躍成為最重要的流放地。

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時任朝廷監察史,兩次貶官到廣東。第一次是報告皇帝關中旱災實況的《論天旱人饑狀》奏章,被人誣陷危言聳聽,貶到廣東連州當縣令一年後獲得赦免。

第二次,元和十四年(819年)上書皇帝,反對朝廷尊佛抑儒迎佛骨入宫供奉。韓愈說,歷代信佛的皇帝都短命。皇帝大怒,“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將韓愈發配到潮州。韓愈的侄孫韓湘子在風雪交加的惡劣天氣下,趕到途中藍關今陝西省為韓愈送行。韓愈懷著悲涼的心情寫下了詩句:“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把瘴氣渾濁的嶺南視為必死之,可見瘴氣多麼得人驚!

Picture 

香港街市(菜肉市場)專售生草藥的攤檔,也兼賣些普通蔬果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nd Oct 2016 | 生活點滴 | (47 Reads)

Picture

1998年春節,金端苓的四個子女攜家屬探訪1156弄10號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上海虹口區曾經住過很多文化名人。1945年到1948年金仲華曾經住在溧陽路115610號。金仲華,國際問題專家,也是著名的新聞工作者和社會活動家。他是我的舅舅。當年,他和我媽媽金端苓,我外婆皇甫蓮清住在這裡。 

上海近年冒出來很多懷舊文章,描述幾十年前一條條馬路的環境和故事,讀來,既親切,也傷感。前陣,讀到一篇網上文章《靜靜的溧陽路》,久遠的童年往事又顯現在眼前。 

故居 

1998年春節,媽媽離世半年多。我們姐弟四個,各自帶上另一半和子女們,去溧陽路尋訪父母住過的舊居。當我們這輩人中年齡最小的弟媳見到115610號,外牆陳舊,門窗漏風,地板發出咯吱咯吱聲音,殘破到不可想像的時,吃驚地說,這就是姐姐嘴裡的老房子?和想像中的距離也太遠啦!是的,它和五十年前我生活過的10號太不一樣了。時光抹去了它昔日的光芒。 

溧陽路1156弄是一條風格特別的弄堂。這弄堂大約有十幾二十棟獨立花園洋房,兩層樓加斜屋頂的假三層,屋前有一個不大的花園。後門有一個帶口水井的院子。弄堂寬敞得像一條馬路,可以並排開過三四輛小車。對面的房子外貌幾乎一樣,但已經不是1156弄了。抗戰時期,或者戰前開始,這裡已是日本僑民住宅小區。 

花園不大,大門通往房子的青磚小徑兩旁,種上了開白花的綠草。前些日子在花展看到這種有點像小蔥的草,開著潔白的花,令我激動不已。外牆用細竹架搭了菱形的花架,一溜月季花爬了半牆高,永遠此起彼伏地開著白色、粉紅色、淺黃色花,飄著甜甜的好聞的香氣。花園中間有幾圈花圃,種著白紫雙色的人面花,這種像蝴蝶的花朵,是妹妹麗朝的最愛。年幼的她步履蹣跚地走去看花,一邊還用稚嫩的聲音嚷著:“蝴蝶呀!蝴蝶呀!”花園後面連接著一個小院,有一個葡萄架,葡萄永遠是青澀的小果果,好似從來也沒成熟過。架子下有口水井。夏天真的可以用井水浸冷西瓜。雖沒有“三味書屋”那種情調,實也不遠了。

Picture 

1955年劉火子(後)與山東師範大學的校長葉錦田(右一)趙覺(左一)夫婦在10號花園合影。(右二為本文作者 ,右三妹妹麗朝)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6th Sep 2016 | 其他內容 | (30 Reads)

Picture

台北到花蓮,蘇花公路进入太魯閣國家公園之前,有一段美景“清水斷崖”。海水深藍純淨,岸邊山高兩三千米,筆直陡峭,靜穆大氣,深沉穩重,美到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六七百萬年前,菲律賓海板塊不斷擠壓歐亞大陸板塊。台灣島就此誕生和成長。至今此地的地球地殼變動還在進行中,所以,“地震伴隨著台灣島的形成和成長”。台灣的教育是:地震不可怕,要學會與自然界“永續共存”。

板塊學說是新學問,研究問世不足百年。人類在地球上佔據的位置亦如螻蟻,微不足道,人類歷史也很短促,數百年前發生的事已然不知,幾百萬年前人類還沒出現,猶如“夏蟲不可語冰”,看不明白的事物很多。

地殼上層一百公里厚的岩石是大陸板塊,岩石下有一到二百公里軟流圈,岩石浮在軟流圈的上面。地球的內核是火熱的岩漿,熱作用使板塊原始“盤古”板塊開裂、漂移、相撞、穿插、抬升,總而言之,數百萬年來,洪荒之力造就了壯觀的花蓮景觀--“清水斷崖”,台灣著名的十大景觀之一。

港人愛遊台灣,有人愛購物,有人愛消閒,這些卻不是我的至愛。有識途老馬在十年前對我說,不到花蓮等於沒去過台灣。尤其東海岸的自然景觀。雄偉壯闊,天然渾成,愛自然景觀者,應該去一趟。我不以為然,後知後覺,十多年因公去了七次台北,也沒趁機逛一下花蓮。

兩個月前,下決心花蓮自由行。在台北用6000元台幣包了一架的士,直奔花蓮。沿海岸線捆邊前行。從前聽過台灣民歌手胡德夫唱原住民民歌,歌唱“太平洋吹来的風”,深情感人。如今當真直面太平洋吹來的風,有著同樣的感動。海水的藍,比寶石更純淨。景色美不勝收。景區沿途有對景色形成和歷史故事的圖文宣傳板,有助遊人對此地有朦朧的遐想,且又有直觀的認識。“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深感不虛此行。

Picture 

 清水斷崖開始,圖背後是隧道,開始進入花蓮的太魯閣國家公園。 如果乘火車台北直達花蓮,得要參加花蓮本地遊或包架當地的士,反過來到此地,時間上有點重複浪費。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5th Sep 2016 | 飲飲食食 | (20 Reads)

Picture草莓布丁

為了紀念自己在醫院當了五年義工,剛又在八月份完成第三次義工培訓班核心課程,開始步入第六年義工這件事,特地從最近編輯的糖尿病人通訊中挑選的其中一篇文章,放上這裡。

從2007年開始陸陸續續在這裡寫了兩百多篇博文,只是將這里當成我的日記,備忘錄,日子過得飛快,來不及細想就一年一年過去,有時者的看看自己寫了什麼,回憶起一段段經歷和心情。過去從沒寫過當義工的一星半點內容。這篇就算是對自己這段經歷的一段刻痕。

甜品,對正常人而言,愛吃不吃,什麼口味也無所謂。但是對糖尿病人而言,那幾乎是必須戒絕的食物。我在醫院當義工,主要是幫醫院的糖尿病人互助組織編寫通訊。前不久在醫院營養師和膳食部廚師的協助下,舉辦了一個甜品製作的講座。講座的前夜正是颱風日,廚師在家裡連夜製作50份甜品營養師嚴格計算了甜品中糖分的含量,兩款色香味俱佳的甜品端上病人學員面前,心裡真是很感動。

尤其是通過此次講座,知道有一款近年才風行於台灣日本的可給糖尿病人吃的低熱量糖。並且還可以加熱煮食的海藻糖,收穫不小。 

一、草莓乳凍(4人份量)

18粒草莓加30毫升清水攪拌機打成草莓汁。另用50毫升水煲滾,撒入魚膠粉,煮溶。脫脂奶240毫升煲至微滾,加入草莓汁和全部魚膠粉溶液,再加海藻糖調味。

2、攤冷後加入原味乳酪150毫升攪拌,倒入杯中,放進雪櫃凝固。面上放半粒草莓裝飾。

 Picture 

在盒子裡長得這樣 ,講究一點,翻在碟子裡。淋上草莓醬,又有一番光景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18th Aug 2016 | 飲飲食食 | (44 Reads)

 Picture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6月去了次花蓮。新建的東大門夜市,有原住民一條街。台灣花蓮的布洛灣原住民在自家大排檔門口,擺放了許多罕見的海裡的食材,如像紫菜似的情人眼淚、甲壳虫似的海香菇(海香菇非天然食材,网上资料说是乌贼鱼皮加工而成)…

有些山珍也從沒見過。半天筍是檳榔樹的心,砍了樹才能取出一小截心,非常難得。牧草心是給牛吃的狼尾草的心,也是罕見的食材。我最喜歡的是山蘇,這是寄生在樹上的植物,三角銼刀似的外觀,邊緣有尖刺,口感清新爽脆。還有當地人稱為車輪的苦瓜,外观像个青辣椒;細長的水蓮心,似乎是一种水生植物叶子的柄,有两三尺长,卷得像绿色电线;味道像西葫蘆的木鱉子”,和一味中药同名,不知道是不是同一种东西……眼大肚子小,看看哪種都驚喜,卻沒本事一次吃那麼多,但願今後有機會再試過。

Picture 

 砍倒一棵檳榔樹,才能挖出樹心,名為“半天筍”,牛吃的牧草,抽出其心“ 牧草心”,背後的玻璃櫃裡隱約可見捲成團的水蓮心

Picture 

海香菇外形酷似甲殼蟲,有點硬皮感覺,嚼上去沒有特別的味道,据说台东台南人当其下酒佳肴。

Picture海香菇原形狀甚恐怖,不像植物,也不像動物。網上資料說是墨魚皮製品。口感有點韌,有點像香菇。屬於好奇冒險嘗試的菜餚。

大排檔的原住民廚娘:

Picture 忙碌的廚娘偷空小憩片刻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4th Aug 2016 | 其他內容 | (30 Reads)

Picture

香港常有精彩的藝術展覽,最近歷史博物館的“海上雄獅——羅馬海軍與龐貝古城》展覽,切入角度頗為特別。不知怎樣去描述這次觀後感。

龐貝古城在意大利的西西里。我十一二歲就知道這個地方,1960年代,舅舅金仲華曾帶領中國藝術團出訪歐洲半年多。到過這個曾經被火山灰淹沒的城市。印像中他在龐貝的廢墟前拍過照片。

人的知識有時就是這樣積累起來的,接觸過的的人或事,當時沒有很深的印象,卻會潛移默化地在腦海裡留下痕跡。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遇到類似的內容,過往的儲存突然蹦了出來,加強對這個知識點的理解。 所以得知和龐貝有關的內容會到香港展覽,確實很期待。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19th Jul 2016 | 不是游客 | (63 Reads)

Picture

蘇州山塘街是4星級旅遊景點,據說去年才申報成功。6月最後一日,難得的一日晴天。妹妹一早來電話,自駕游去山塘街。計劃匆忙,行前沒做任何功課,跟車就去了蘇州。

上海附近古鎮多,無非都是小橋流水,枕河人家。七寶朱家角,剛開發時一陣興奮。後一批的桐鄉的烏鎮東柵西柵,甚至遠在開封的清明上河園,都是重新打造的“古代”公園,格局氣派很大,不同凡響,在景區閒逛一天還逛不完,時間也不夠。但大同小異,沒有什麼特別驚喜。

蘇州山塘古街,有1100年歷史,白堤很有名,許仙和白娘娘斷橋的故事使得這座橋家喻戶曉。不過白堤的“白”非白蛇娘娘,而是因造橋的人是白居易。白居易貶在杭州做官建成白堤後,又轉到蘇州做官,他開鑿一條七里長的人工河“山塘河”,沿河兩岸建成山塘街。十年前蘇州政府開始修復一段350米長的古街,只是七里山塘河的十分一。如今兩岸林立著蘇州的百年老店,成了蘇州文化的示範街。

Picture 

清代石橋

Picture 

文化,有物質文化,小店有賣玉器金器的,綾羅絲綢刺繡的、花傘剪紙折扇的;也有飲食文化,蘇式點心,松子糖、綠豆糕,百年老店采芝齋的各種甜點,蘇菜代表松鶴樓的菜餚和蘇式麵條;最特色的是有當地本土戲曲:崑曲和評彈的茶座——這樣的深度遊,非得有志同道合的內行人同行,否則有人不愛聽,坐如針氈的話,那真應了“一人向隅,舉座不歡”了。李敖說,要和興趣相同的人一起旅遊。原話是“革誰的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一起幹革命;去哪裡旅遊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一起去旅遊!”

蘇菜有哪些名菜?響油鱔糊、銀魚純菜,現在蘇州菜似乎也不是很甜了。 

Picture 響油鱔糊

改良版的響油鱔糊,滾油沒全部倒進鱔糊裡,留下一大半另有專門的碟子盛著,味道其實也不如小時候了,肉質不夠彈牙,可能原材料不是野生鱔魚。再也吃不到從前的味道了 

匆匆轉一轉,打道回府,算是去過山塘古街了。雖然皮毛,但也有幾張略見一斑的照片,留給下次有興趣深度遊的人參考。 

Picture 

北京人愛吃酸奶不奇怪,蘇州人何時開始愛吃“老酸奶”?“孤陋寡聞”的我真是沒聽過。不過在這樣兩層樓破房子前,黃旗幡下,吹著熱風,喝杯酸奶也算是罕有體驗 。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8th Jun 2016 | 生活點滴 | (33 Reads)

Picture 唐代哺乳母子塑像

深圳有个博物馆,号称中国最大的青瓷博物馆,原来就在地铁沿线,地王大厦附近。距离罗湖关卡三四站路而已。前些日子抽空去参观,门票颇贵,50元人民币。几千件原始瓷器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

私人老板办的博物馆,场地不足,展品太多,说明很少,有点仓库的感觉。介绍说有2900件展品,4000件标本,跨越3500年。因为没有一个参观的观众,所以我们到来才临时打开有限的冷气,展场又热又闷,还有可恶的蚊子叮人,参观很辛苦,加上灯光没有设计好,昏暗,光照角度又不专业,青瓷基本都是从地下坟墓出土,气氛阴森逼人,心里难免产生忌讳的感觉。

东西太多,摆放太挤,只能按自己的喜好和认知水平,挑了几款吸引眼球的展品拍照留念。看看你会中意吗?题头哺乳妇女的题材和造型之前没见过,难怪主人单独用玻璃柜放置。唐代女人的丰满肥胰尽得真髓。 

唐代宫廷专用的秘色釉失传很久,公元907年唐代灭亡,紧接著的五代只有70年,979年结束,秘色瓷的烧制方法已经失传。后人一直见不到真品传世。见过秘色釉的人书面描述说,色泽如雨后天晴的天青色,究竟真相如可,只凭想像而已。二三十年前,上世纪的八十年代,西安法门寺地宫终于出土13件秘色釉瓷碗,现代人才得以见其真容。这是天青色吗?言过其实,失望。

Picture 唐代秘色釉瓷碗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9th Apr 2016 | 飲飲食食 | (53 Reads)

 

 Picture 

潮汕三日行,最有收益的不是五星級酒店,也不是名聞天下的獅頭鵝,彈牙的汕頭的魚丸子,

而是這煲奇特的湯——石橄欖湯。

三天行程吃了正式、非正式有十餐,組織者費盡心力去安排。不過我也不識好歹,表面上很含蓄,贊不絕口,其實心裡卻為此很不值。全團退休人士,年紀大的八十多,能吃多少?淺嚐即止可也。“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我們在這種教訓中長大,眼看丟丟丟,倒倒倒,真的心痛。

最後一餐在陸豐的農莊吃農家菜,有兩隻走地雞做的兩道菜:白切和手撕雞。走地雞當然遠勝飼料雞,肉質結實及香味十足,骨頭也堅硬很多。曾經有人送我幾隻青藏高原上的野雞,那骨頭之硬之鋒利,是我們這一代人少有機會品嚐的,不久後會絕跡,下一代人再不可尋覓。

 (閱讀全文)

金鹿角 | 26th Apr 2016 | 生活點滴 | (54 Reads)

Picture汕尾海邊出租的打漁船Picture

香港不少潮汕朋友,談起家鄉美食津津樂道,總讓人垂涎三尺。4月中參加一個聲譽極佳的團體組織,收費不菲,1800元的潮汕三日兩夜美食遊。迫不及待地報名參加,據說,我是幾百個會員中第一個報名並繳費的。可想而知有多積極,對此行期待值多高。

俗話說得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次潮汕團辦得真是吃力不討好。沒有新鮮感,沒有意外驚喜,又累又貴。美食粗糙,毫不吸引,景點幾乎每一處都是半小時兜個圈,不知能看什麼,從汕尾到汕頭,到南澳島,到潮州,到陸豐,坐車就是幾小時,景點一到,百餘人花20分鐘排隊上廁所,餘下哪有時間細看。

Picture

第一站到汕尾。去到一個“漁夫碼頭”的地方吃餐飯。一路泥濘,顛簸難行,這也是旅遊點?如非旅遊團有車,自己完全無法進去。這裡號稱“野生海鮮原產地”,有住宿,有酒樓,背山面海環境優美。服務員沒見過一次來到150人的旅行團,顯得手忙腳亂,丟三落四,領隊不斷跑過來say sorry 。單個菜式馬馬虎虎,更缺乏整體觀。一餐飯好的佈局和藝術品一樣,要有主題,一道道菜的設計也要要引導,鋪墊,小高潮,平靜,再高潮。

我對美食的理解一是沒見過沒吃過的食材,無論是植物動物,好吃難吃,試試看合不合口味;二是特別的烹調方式,或者是特別的食材配搭,產生的奇妙味覺效果;三是美食美器,特別的容器、盛器,擺盤、裝置方式,上菜程式,也值得欣賞。這次安排的旅行社唯恐客人吃不飽,大堆往桌上送,連吃牛肉火鍋時,還上了清蒸魚,生蠔、豬肉丸子,白切雞,最後沒人下筷子,都送去垃圾桶,浪費得令人側目。

十幾年前,深圳辦事處的財務是汕尾姑娘.從前的從前,她說過家鄉有個蓮花山,有一個新遊玩的項目是出海捕魚。租一條船,和漁民一起出海捕魚。無論漁獲多少都歸客戶,付錢酒樓,協助加工。據說當年如果運氣好,一網捕撈幾百斤魚也是可能的。運氣不好,連蝦毛也沒有,那就只好購買酒樓的魚蝦吃餐飽。我們此行只是彎進海邊吃餐飯而已,我卻想起打漁那個可能性,於是留心向服務員打聽,果然有此項目,租一條船,最多可供10人出海,打一網或兩網魚。從前收費是400元,現在收費900元了。如果組織八個十個人在此吃住兩天,也不便宜,但想想應該很特別,美得很。

Picture 

 (閱讀全文)

Next